您好欢迎您访问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资讯 > 财经资讯
资金趋贵是大概率事件
信息来源:本站  ‖  发稿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22年09月09日  ‖  查看2919次

1、资金趋贵是大概率事件

四月初以来银行体系流动性一直处于合理充裕且偏宽松的状态,但若是剔除掉季节性因素,我们不难发现最近资金价格似乎变得略贵了一些。例如,8月最后五个交易日DR007的均值为1.63%,而7月同时段为1.56%;9月初前五个交易日DR007的均值为1.41%,而8月同时段为1.34%。
事实上,自从今年4月初DR利率明显下行至今已接近半载,超过了2020年2月利率下行至其达到拐点的时间跨度。从大的趋势上讲,未来资金利率终归是要上行的,犹如2020年那次一样,我想这已经是市场中大多数投资者的共识了。当前投资者之间的差异主要集中在资金利率上行的时间点上行的速度最终上行至的位置这三个问题。我们认为,资金利率上行的时间点已经较为临近了,其触发因素为融资需求的改善,而且其上行不会太快,会是有间歇的、充分考虑市场情绪的,但从中长期看最终将回到OMO利率附近。



2、资金利率上行的时间点

资金利率上行的时间点应该已经较为临近了,其触发因素为融资需求的改善前期流动性偏宽松的时间越长,市场便越期待宽松的持续 ,这就是所谓的适应性预期。这种心态在市场中是普遍的,却是不够客观、不符合事物发展规律的。相反,随着我国经济恢复发展态势的继续以及信贷总量增长稳定性的加强,我们离资金利率筑底回升的时间点已越来越近了。

第一2020年那轮DR007的稳健下行始于2月初,在4月末的时候便已筑底回升了;今年这次在时间长度上已超过了上一轮。第二从M2余额增速的恢复幅度上看似乎也是类似的。20年4月相较于受疫情影响前的19年12月M2余额增速提高了2.4个百分点,22年7月相较于受疫情影响前的2月提高了2.8个百分点。第三从信贷上看更是这样。我们注意到,信贷增长对于LPR的变化非常敏感。比如说,今年1月政策利率调降并引导5Y以上LPR下行了5bp,1月的新增信贷就形成了有史以来单月最大值;5月5Y以上LPR下行了15bp,5月、6月新增信贷便一举扭转了4月大幅少增的“颓势”变为了多增。8月政策利率再度下行并引导1Y和5Y以上LPR分别下行5bp和15bp,显然8月份信贷应有不错的增长。

部分投资者认为,应该待经济反弹到位并得到连续多月经济数据验证后再着手引导DR007上行。我们并不这样认为。狭义流动性的变化传导至广义流动性和实体经济常是有时间差的。例如,20年4月DR007便触底了,而社融存量同比增速于该年10月才触顶,PMI的顶部出现在了该年11月。

辩证地讲,如若在某个时间点引导资金利率上行是适宜的,那么待多月经济数据验证后再收缩流动性便是过迟的。实际上,20年4月17日政治局会议指出“当前经济发展面临的挑战前所未有,必须充分估计困难、风险和不确定性,切实增强紧迫感”。可见,当时在具有较大挑战和不确定性的基本面大背景下利率依然上行了,那么此时资金利率的稳健回升亦是具备条件的。

我们认为,对资金利率的向上引导宜早不宜迟。即便是在时机上略早了点那么后期也可以通过降低资金利率上行速度的方式予以纠正,甚至还可以引导资金利率阶段性地下行;但若是过晚了那么就容易形成大水漫灌。“四万亿”时期的经验告诉我们,待实体经济流动性过于充裕后再收紧政策可能为时已晚。例如,某个项目需配套30亿元的信贷资金,首期提款10亿元,此后每隔6个月需要提款5亿元。那么,在首期的10亿元投放时,其后每半年5亿元的资金需求便已成为刚性。该刚性需求有可能置后期的宏观调控于两难:如果后期按需供给资金,便可能因项目冗余造成流动性过剩;如果不供给,则可能形成烂尾工程。所以,如果在首期(投放10亿元时)把握住货币供应的总闸门,则后期(投放剩余的20亿元时)更容易做到流动性总量的适度。


3、资金利率上行的速度和最终位置

我们判断,资金利率上行的速度不会过快,其上行是有间歇的、充分考虑市场情绪的,但从中长期看最终将回到OMO利率附近部分投资者认为,未来DR007不会再围绕OMO利率为中枢波动了。这个观点值得商榷。我国央行将OMO作为短期政策利率且以此为操作目标,引导DR等短期市场利率围绕政策利率为中枢波动,并向其他市场利率传导。如果真的像那部分投资者所臆测的,未来DR和OMO利率长期大幅分离且互不相干,那么政策利率和操作目标的意义何在?


4、风险提示

不理性的预期引发市场快速波动。


往期研报精选


►利率债(张旭/李枢川)
有利于信贷、有利于地产、不利于利率债
此时的收益率是偏低的
浅论资产荒
OMO和MLF降息是个很大的利好
并不是“融资塌方”
以均值回复的心态进行决策
DR007的波动明显下降
先不急着LPR“降息”
辨析OMO的“100亿→30亿→120亿→70亿”
1000亿的MLF操作量是足够的
美国通胀的成因与控制
信贷增长是否可持续
关于“30亿”和资金利率的讨论
5月LPR下行效果明显且持续,6月信贷预计多增
紧盯我国央行的货币政策
政策用完了怎么办?
信贷稳了
10Y国债有足够的安全边际
不必对资金利率过于紧张
长债收益率具有下行的动力
5Y LPR大幅降了,5月信贷许是稳了
如何稳定信贷总量?
现阶段,请对债券再乐观些
感4月信贷:既要保持冷静,也不能回避问题,更应坚定信心
浅析4月信贷数据中的季节性规律
季节性因素或导致4月贷款回落
不必对债券过度悲观
流动性红利助力股市企稳
我们喜爱这样的降息
应该由谁来决定存款利率?
宽松舒适的状态将继续保持
遐想降准
报得三春晖
结构化发行模式、本质、存在的问题
多些信息,多些信心
在降息的道路上歇一歇
纠正解读偏差 与 提高信噪比
不多不少,及时有效
是什么力量推动了信贷超预期增长?
来自央行的礼物
以LCD理论为起点观察货币政策
一年之计在于春,春江水暖LPR先示
我们不光有信贷,还有M2和社融
市场化的利率都不免有一些波动
短期内收益率大概率是会反弹的
票据利率下降体现出银行对信贷投放的自主调节
令人尤为欣喜的一次LPR降息
LPR降息对利率债并没什么利好
为何没有降息?
11月金融数据的参考价值已不大
降准之后话降息
回购日成交量破5万亿后的几点讨论
预计资金的波动将较快回归常态
被过度标签化的“总闸门”
碳减排支持工具并非变相降息
稳稳的流动性,稳稳的幸福
无需担忧利率上行
请重点观察实际贷款利率,而不是LPR
“稳信用”这道大题是有解的
央行讲话释放货币政策坚持稳字当头的信号
央行是否在暗示降准?
实际贷款利率正在降低
MLF操作量高于市场预期,合理充裕的流动性不会变
降准释放的流动性去哪里了?
稳健货币政策取向没有发生改变
降准三连问:为何降准?为何全面降准?为何是中性降准?
汇率双向波动,勿赌单向的升值或贬值
我国财政政策调控:阶段划分、演变规律与后续展望
不宜将MLF的操作规模与货币政策取向划等号
前期的资金紧张逐渐被淡忘了
建议用两年平均增速分析金融数据
中国央行遥遥领先——写在美债收益率冲高之时
再论收益率对利空因素的“免疫”
我们更应关注什么?——利率债2021年春季投资策略
与LPR相比,我们更关心存款利率
不宜过度关注OMO的数量
金融数据“增量高、增速降”是必然的;不如关注OMO和DR007利率。
DR007开盘价的提高并不是为了引导资金价格上行
1月的信贷数据容易被扰动
技术性的资金紧张
为何14天逆回购还等不来?
是否应取消“存款利率指导”?
►信用债(危玮肖/董乃睿)
无需对地产债过度悲观
再看评级虚高和峭壁效应
冀往开来——河北省65家发债主体全梳理
一文走进美丽的新疆
以发展的眼光看待遵义的债务
下沉至主体的信用分析之陕西煤业化工集团
下沉至主体的信用分析之山西焦煤集团
下沉至主体的信用分分析之同煤集团
银行永续债近况
铁路投资主体信用分析要点
煤炭行业信用研究框架
是否应严禁“红色”地区的城投债融资?
无序违约提高了债券市场整体的融资成本和难度
►可转债(方钰涵/毛振强)
转债涨幅领先正股,对正股后续涨幅是否有预测能力?——转债对正股的预测能力分析
正股分红如何影响转债——关注高平价、高分红转债的配置机会
美国转债的发行交易规则、条款及特殊品种
转债条款的魅力
转债下修面面观
转债估值水平因何而变
影响转债估值的三因素 :转换价值、正股波动率及信用等级
转债破发解因
转债发行“进化史”
         
 
主办单位:大同市银行业协会主办  网址:www.dtsyhyxh.com
地址:山西省大同市平城区迎宾街南侧凯旋城大厦第一幢A单元21层
邮箱:datong_bankingas@163.com    联系电话:0352-5351345
网站备案号:晋ICP备19008915号晋公网安备 14020202000181号


机关/事业单位标识
www.dt12345.cn